搜狗
当前位置:首页 > 南阳历史 >

民国“宛西自治”善终副司令陈重华回忆别廷芳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时间:2017-12-15 23:03  来源:网络   作者:中原子曰   阅读:
民国“宛西自治”善终副司令陈重华回忆别廷芳

  民国初年,宛西地区盗匪猖獗,据1926年的统计,仅河南省南阳镇平县内,土匪的数量就达到一万多人。土匪的活动方式,由过去的夜聚明散、暗偷明抢、勒索富豪,发展到了明火执仗、贫富不分,甚至攻城掠寨。民无安宁之日。社会混乱,广大人民不堪其苦。另一方面,军阀混战,频繁更换驻军,或收编土匪扩充实力,或勾结土匪而分其利,或以“剿匪”为名抄家抄村,造成了河南民国史上兵匪不分的现象。很多土匪也把“拉竿做匪”当做升官的途径。拉的土匪越多,官府收编你的时候给的官职就越大,地方政权特别是贪官,变成了助纣为虐的工具,已经无力履行对社会起码的功能和职责。1930年编修的《内乡县志》载“从古乱局,未有如此之甚者”,普通民众对现状极端地不满,那么对军队和地方政权彻底失望。

  在这种背景下,宛西各县的地方精英包括内乡(含今西峡县)的别廷芳、邓县的宁洗古、淅川的陈重华与镇平的彭禹廷,这些“内为良心所驱迫,外受民众之请求”,挺身而出,凭借民间自发的武装从应付土匪开始拨乱求治。1930年9月27日,他们齐集内乡县杨集举行会议,成立自治指导委员会,制定了“十条公约”和“五不法则”,明确了自治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的目标,以及“三自”方针。

民国“宛西自治”善终副司令陈重华回忆别廷芳

  宛西四县联防发起人之一,淅川县民团司令陈重华,1979年6月25日在台北接见外国学者时,对此事作了详述:

  宛西四县未联防前,地方既受匪害又遭官军骚扰。民国十六年后,各路官军你来我往,在那个有枪就是王的时代,驻军可随意委任地方官员。这年内乡县半年时间六易县长,闹的地方不得安生,白日怕官军,夜间怕土匪。在这种情况下,只有联防,大家联成一片,过路官军就不敢轻易骚扰,土匪来了还可合力共剿。

  1929 年秋,镇平县自治学者彭禹廷先生,到百泉村治学院任院长。聘请一批著名的村治派学者任教,学生达数百人。次年,内战又起,宛西一带匪乱尤烈。彭受地方人士力请归里,8月辞去院长职务,9月14日只身返回镇平,意欲四县联防。他知道我同别廷芳是朋友,先写信于我征求意见。信中曰: “目前中原战事又起,匪患遍地,动则千万,决非一县之力所能清剿,官府既不保民,军队多不剿匪,弟有意与兄和香斋联合,使宛西四县联防,有匪合剿,以保宛西之安宁,兄如赞同请速与香斋商议。” 别廷芳亦表示赞同。鉴于镇平县长反对自治,我们建议会议在内乡召开为宜,遂集会杨集,共商大计。

  淅川人陈重华开封师院毕业,在匪盗横行时,受乡绅杨树芳等人之邀,公推为县民团团总,率众剿匪保境救黎民于水火。1923年他与内乡别廷芳因联合剿匪而一见如故。1949年7月,政权即将更迭,陈重华一个地方的土司令,竟然凭着读书人的敏感,离开淅川到了汉口,从汉口坐飞机到了广州,最后坐飞机朝东到了台湾。他带走了不少金条,在台湾日子过得还算是富足。1982年去世,活了92岁。1982年过春节,陈重华感到自己生命到了尽头,对自己的儿子说:“咱们老家有个西峡口,西峡口有个别廷芳,1933年彭禹廷死了,别廷芳说我的命大,朝东还有几十年的寿命。别廷芳读书不多,我的命却让他算中了。他是司令,活了58岁,得病而死,算是善终。宁洗古是副司令,活了24岁。彭禹廷也是副司令,活了41岁。都是被暗杀的,不能算善终。三个副司令里,我排在最后一个,我也死在最后一个,也算是善终。别司令说,都是命啊,一辈子都在自己命的圈子里折腾来折腾去,最后还死在命的圈子里。我命的圈子有个豁口,今年就圆了,我今年就要死了。”1982年9月,陈重华在台北家中去世。最后几分钟,他看见别廷芳拿着一个毛笔,把一个圈子的豁口涂抹的很圆很圆。然后,吐出最后一口气,死了。

  此文章为中原子曰(入驻一点号的媒体名称)原创,特此声明!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